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烘干机械

加拿大学者研究发现左撇子和右撇子依赖同一个脑区处理数字信息

2021-08-30 来源:咸阳农业机械网

左撇子和右撇子在生活中的习惯会有许多的不同,之前的理论一直是由不同的脑区管理的。“左撇子和右撇子写字时可能从纸张的不同侧开始,但是在计数上面,两者需要依赖同一个脑区”,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最新的一项研究表明。这项发现为帮助那些在计数和数学方面有困难的孩子提供了更多的依据。

左右脑

在最近的注册报告——“书写惯用手是否会影响符号性数字的神经处理机制?一项 fMRI 适应性研究” (Does writing handedness affect neural representation of symbolic number? An fMRI Adaptation Study)中, 研究人员发现,无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大脑处理数字的位置都是一样的。

该项研究的第一作者,发育心理学博士生Celia Goffin 介绍说,本研究是由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 BrainsCAN 基金支持,由研究员Celia Goffin, Moriah Sokolowski, Michael Slipenkyj and Daniel Ansari比较左撇子和右撇子参与者在处理数字任务时的大脑活动。

由于世界上只有10%的人是左撇子,以往的研究通常从右撇子参与者来了解大脑如何处理数字信息。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关注左撇子来观察他们是否学会了使用大脑的不同区域来处理数字。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通讯作者)、教育心理学教授Ansari说:“这项研究重复了之前的研究结果,即只有右撇子才会对大脑中的符号型数字表现出左偏反应。”“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原以为我们可能会发现,在处理数字信息时,右撇子使用的是左脑,而左撇子使用的是右脑,但事实并非如此。”

Celia Goffin,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发育心理学博士

Goffin 在这项实验中使用了功能核磁共振成像技术(fMRI)来比较左撇子和右撇子在看到数字时候的大脑活动。

“我们并没有发现左撇子和右撇子之间的差异。” Ansari 说。“这些数据表明,书写习惯无法解释为什么符号型数字都是在大脑左半球处理的。”

“在我们的研究领域,大脑如何能够接受任意的符号,并以数字的形式赋予它们意义,是一个研究热点。”Goffin 说。“如果我们能更好地理解这一点,它将有助于为那些难以形成数字形象的儿童开发治疗方案。”

Ansari团队的这项研究是第一份注册报告,完整的论文随后将刊登在Cortex杂志上。

心理学、精神病学和神经科学领域的多本期刊共同发起了一项名为“注册报告”(registered reports)的倡议,注册报告是一个在研究开展和收集数据之前对研究进行同行评审的过程,旨在改进拟进行的研究中的方法和数据分析计划,减少所谓的发表偏倚。

关于西安大略大学

韦仕敦大学 (Western University),原用名西安大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是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的一所世界著名学府,加拿大顶尖医学博士类公立大学之一,有超过130多年的学术积累及深厚的人力资源背景,被誉为“加拿大最美丽的大学”。

广电行业解决方案

虚拟化解决方案

智能服务器